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浙江慈溪环保系统腐败窝案私下买卖排污指标

发布时间:2018-11-24 17:02: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浙江慈溪环保系统腐败窝案:私下买卖排污指标

企业排污不符合环保规定却能轻易过关,企业主标榜跟环保局人员关系很铁……检察官从这些不正常的现象入手,查出了一个环保系统的腐败窝案——

近日,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到当地环保系统开展预防职务犯罪活动,检察官精心准备的案例,正是半年前发生在环保系统的腐败窝案。

有人私下买卖排污指标

2008年3月,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反贪局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信中反映当地企业存在严重的违法违章建筑现象,却迟迟得不到处理,而且企业主到处托关系,想抹平此事。反贪局经过初步调查,认为有一定的侦查价值,遂向该院检察长陈贺评请示

浙江慈溪环保系统腐败窝案私下买卖排污指标

。陈贺评果断决策,要求马上开始侦查。

3月26日上午,个体老板龚某被办案干警叫到反贪局谈话。然而他避重就轻,只交代了在处理违章建筑过程中向有关人员赠送烟酒和万宝龙金笔等物品的事实。讲到他个人的简历时,细心的办案人员发现,他曾经挂靠一个电镀企业从事电镀加工,私下进行排污指标买卖,并在污水排放和试生产都不符合环保规定的情况下轻易过关,始终没有受到处罚,而且龚某还标榜与环保局人员关系很铁。

经分析,检察官认为环保监管环节很可能存在权钱交易行为,决定对龚某立案侦查并依法刑拘。

刑拘对龚某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压力,他嘟嘟囔囔地说:“我在2002年以后钱不多了,自己不可能去送钱的。”办案人员凭着职业的敏感性,意识到龚某2003年之前可能有重大行贿犯罪事实,当即对他进行耐心劝导。慢慢地,龚某的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随后,他交代了2002年7月向慈溪市环保局原局长徐红军行贿10万元的事实,并交代这10万元由自己和冯某各出5万,是他出面去送的。

环保局长家里搜出50多张银行卡

随后,办案人员立即找冯某核实这一情况。在冯某公司附近守候了一天后,冯某终于出现了。办案人员立刻上前表明身份,希望他到检察院走一趟。

这个曾经屡次向有关人员“攻关”的老手好像早料到了这一天,一声不响就迈上了警车。到了检察院后,他就交代了向相关业务单位行贿的事实和经过。随后,又供认了与龚某各出5万元向徐红军行贿10万元的事实。

4月2日当晚,检察机关依法将徐红军传唤到检察院。按照事先制定的讯问计划,向他讲明了有关政策和法律规定,敦促他如实交代所有犯罪事实。而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的徐红军,交代了收受企业银行卡共3万余元的事实后就“卡壳”了。

次日凌晨,检察机关依法决定对他刑事拘留。上午8时许,检察机关依法对徐红军的家中和办公室进行搜查。在徐的家里查获了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等各类银行卡50多张,价值10余万元。因为银行卡采用实名制,办案干警就按图索骥,很快查清了银行卡的来龙去脉。

洗脚时收受贿赂

徐红军1998年调到环保局任副局长,两年后升为局长。他自恃资格老、见识广,跟检察官搞起了迂回战术,口口声声称自己如何注意把持自己,没有收过现金等等。

“你收的钱,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办案人员说。

徐红军故作镇定地说:“我买的那辆本田雅阁当时在环保局的民主生活会上就讲了,这部车我花了15万买的,对方老板还给我出了条子,上面注明这辆轿车作价15万元。”办案人员不露声色,就从这辆车的过户等情况逐一进行讯问。渐渐地,徐红军从一开始的高嗓门到没声了。

办案人员见火候已到,就顺势点明:“对于像你这样现职的正处级干部,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是不会对你采取措施的。”徐红军抬头望了一眼检察官,低头不语。办案人员追问:“你受贿最大的一笔是多少你自己最清楚,你一个受党培养多年的领导干部,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此时的徐红军,完全没有了初时的气势,喃喃自语地说:“看来我应该要讲清楚了……”

接着,徐红军交代了自己受贿的经过:“2004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胡某跟我说他买了一辆本田,问我要不要?我说要。他说这辆车作价15万元,你拿5万就好了。过了几天,我就去把车拿来了,并拿了5万元给他。胡某给我两样东西,一份协议和一张15万元的收条。2002年一天晚上,我因为帮龚某协调他与股东蔡某的矛盾,约龚某在慈溪国际大酒店吃饭。饭后我们去洗脚,龚某让我把一塑料袋东西带走,我没要就下楼了。当我发动车打算走时,龚某把那个塑料袋放在副驾驶座上。我把这一塑料袋东西带回家了,发现里面共有10万元钱……”徐红军一一如实交代了自己的受贿事实。

深挖窝案串案

徐红军案成功突破后,检察院决定深挖窝案、串案,反贪干警随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

办案人员分析案情时认为,行贿人冯某办任何事情,都是以钱开路,一旦事情办成,就不再继续行贿,对受贿人并不真心感激。只求自保的冯某应该比较容易攻破,遂决定先紧盯冯某不放。

果不其然,冯某经过检察官劝导后,很快交代了一起行贿事实。2002年办理电镀企业的时候,为了废水处理的事情,向时任环保局监理站站长的许士梅行贿2万元。还交代通过另一行贿人蔡某的引见,向环保局的某个副局长送过钱。

据冯某交代,蔡某是环保局的常客,跟某个领导沾亲带故,关系很广,只要跟环保局打交道的事,他都能马到成功。

办案人员将蔡某“请”到了检察院。蔡某已经知道冯某和龚某出事了,心里已有准备,而且蔡某非常狡猾,一会儿说给时任环保局副局长的沈慧芳好像送了500美金,一会儿说好像送了1000元人民币,跟办案人员拖延时间,玩疲劳战术。

经分析,办案人员认为虽然蔡某交代不稳定,但是向沈慧芳行贿的事实是稳定的。沈慧芳被“请”到检察院之后,办案人员轻描淡写地说:“蔡某正在检察院接受调查,你知道了吧?他交代了什么情况,我想你应该也想到了吧。”

“我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2000年的上半年,蔡某在环保局的办公室里送给我1.2万元人民币……”沈慧芳供述了受贿的事实。办案人员马上对她的供述进行了固定,并对蔡某再次进行讯问,当办案人员假装无意说漏蔡某送钱的数额和地点时,蔡某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紫,供述了行贿事实。

就这样,经过近4个月的连续奋战,慈溪市检察院反贪局成功查处了环保局原局长徐红军、前任局长高国文,副局级调研员沈慧芳等7人受贿窝串案。至此,宁波市首例环保系统窝串案成功告破。2008年年底,经检察院提起公诉,他们均被法院作有罪判决。

法院以受贿罪分别判处徐红军有期徒刑十一年,没收财产11万元;沈慧芳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许士梅有期徒刑八年;环保局法规科原科长蔡胜华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其他人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一审判决生效后,他们均未上诉。(曾祥生 周君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