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电力制度维持成本与制度变迁成本孰大孰小

发布时间:2018-08-01 15:39: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电力制度维持成本与制度变迁成本孰大孰小?

从垂直一体的电力系统向竞争的电力市场转变,是一个两阶段或者三阶段的制度变迁过程。如果监管下的垂直一体的电力企业是按照市场规律进行生产决策,那么这一过程就是两阶段的。如果电力系统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那么这个过程就需跨越市场化和竞争化两个阶段。市场化的含义是发电企业——无论是厂分离后的发电企业还是垂直一体的发电企业——根据市场价格自行决定发电量。没有市场化,竞争化是无法推进的——即便厂已经分离;因此,市场化是竞争化的前提。而市场化的关键,就是形成符合市场规律的价格并让价格发挥指导调度的功能。也就是说形成合理的价格机制是市场化的核心,是竞争化的前提。以中国的情况为例,如果竞价上没有全面推开并形成对竞价上的成熟管理机制,那么无论厂分开还是输配分开,都无法实现竞争化的目的,其提升电力经济效率的效果也有限。

无论是市场化还是竞争化,每一步变革都意味着法律法规、调度规则和利益分配模式的巨大改变。每一步的变革,都意味着整个电力系统的各个参与者和管理者需要学习和适应新的规则,面对新的问题。这个过程中,制度变迁的成本是高昂的。这里的制度变迁成本,既包括改革所需要的硬件配套建设、软件设计更新和人员培训适应;还包括制度变迁后,因为新政策的不完备性而可能产生事故的风险。

就市场化而言,从发电权或发电配额制度转变为竞价上、由发电企业自主决定发电量,这对于电力调度这和电管理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垂直一体的电力系统在这个过程中面对的困难相对较小,因为发电企业的所有权和发电决策仍然属于垂直一体的电力企业,只是发电决策的依据和准则改变了。同时,由于输配电线和设备也属与垂直一体的电力企业,所以不会涉及输电权分配政策等复杂问题。然而,垂直一体的电力系统的监管难度大、成本高。因为市场化的垂直一体电力系统也承担了保证供电稳定的,因此对其财务和运营决策进行监管非常困难也非常容易产生漏洞,从而产生无效性。

对于厂已经分离的计划体制而言,市场化就是竞争化。只要把价格机制理顺,就能通过市场机制实现最优调度策略。然而,这个过程中需要非常完善和复杂的政策设计,并构建相应的管理机制。从输电权定义和配置机制、供电稳定性认定和管理机制到调度管理机制,都需要重新设计。这个过程的制度成本非常高昂。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由于市场化后的政府控制能力下降,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政策和监管的漏洞,从而带来资源的无效配置。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2001年加州电力危机中,安然公司的一系列市场操作导致本就严峻的售电公司财务危机极具恶化,甚至被部分学者(如前加州电和交易监管中心首席经济学顾问、斯坦福大学的Frank Wolak教授)认为是这场电力危机的元凶罪魁。2001年,由于气候异常导致电力需求持续飙高,而北美西部个主要河流的水量却极具缩减,导致水电供电能力按严重下降。由此造成了发电成本飙升、输电拥堵现象严重等问题。安然公司趁机运用法律允许的市场操作手段,攫取了大量利润。例如,安然公司在有可能出现拥堵的区域,通过日前市场(day-ahead markets),购进大量预期用电;造成拥堵即将发生后,再由政府向安然公司购回这些预期用电,并支付安然公司高昂补偿金,避免拥堵的发生。安然公司从中获利巨大,却重创加州财政,间接导致了当时的加州州长戴维斯受到弹劾下台

电力制度维持成本与制度变迁成本孰大孰小

这些市场的竞争化后因漏洞造成的无效性和损失也是巨大的,不少市场管理者甚至认为这些无效性造成的损失甚至高于垂直一体电力体系的无效性带来的损失,因此拒绝竞争化改革,而选择继续采用垂直一体的电力系统内部政策的调整,来实现电力经济效率的提升。

然而,不可否认的,电力作为商品,不存在外部性等可能导致市场失灵的问题,只是物理特性的原因造成监管困难。因此,理论上,市场机制仍然是有效配置资源的最有效方式,特别是在电力市场竞争化改革已经持续近三十年的今天,各国的经验和教训可以给后来者以足够的借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