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中国服装产业现状

发布时间:2018-07-10 18:32: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中国服装产业现状

经历了十多年的持续发展,当今的中国的对外经济贸易正面临着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整体挑战,服装产业亦不例外。中国作为全球生产工厂的地位正在快速消失,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中国劳动力资源区域性收缩,第三世界国家生产的崛起,国际订单的战略转向……,中国目前的这个挑战源自于包括以上的各种原因在内国际国内形势变化,同时,这些原因已经引起了世界纺织品采购商在全球生产采购的重新布局,而中国服装行业也跟着纺织业一步一步体验着这个艰难过程。

过去的十多年,中国作为纺织品出口大国,有过得天独厚的产业资源优势,经历过外商生产采购要排队的局面,纺织企业门口应聘要排队的局面,服装行业也有过蒸蒸日上的好气象。然而,在市场急转直下,外商采购企业集中转离中国的当前,过去的产业辉煌却已经造成了中国严峻的现状和企业负担:

1.大量服装生产企业规模投资,造成设备产能过剩;

2.过度竞争争抢劳动力,人工成本不断上升,造成区域性人力产能严重不足;

3.长年的价格战引起中国的单位加工利润过低,,在没有订单量的目前,此问题尤为突出;

5.企业存续问题。不关厂,普遍接不到订单,支付房租和员工工资都困难,留不住人才。;关厂,谈何容易,多年的积累和老底毁于一旦,将来要后悔,真是进退两难。

古今的许多事实告诉我们,发达国家的历史,往往就是中国的将来。中国目前的纺织品生产、销售、市场和消费正在经历30年前的美国,20年前的欧洲和日本,15年前的中国台湾和香港等发达国家地区所经历的同样的发展历程,几乎我们目前的所有问题,在发达国家都相继时差性地发生过。发达国家的纺织品整体产业现状都是很成熟的,目前真正能在世界产业运作中最大盈利的纺织企业也往往出在这些国家,却不是处在全球生产第一大国中国。例如,一件短袖印花T恤,中国的生产出口成本是2~4美元,全国平均生产利润率低至4%,产品在国外的普遍市场零售价却是在15~50美元,进口贸易商的批发价格也能达到4~8美元,毛利率高达100%或更高,多好的产业现状,中国要是也能这样该多好啊。中国产业一定会,但是要经历一个艰苦的转型期,其实,这些发达国家当年也都是全程经历了中国目前正在发生的“国内生产衰退,出口下行,他国迅速的取代,国外低价优质产品竞争相继进入市场,行业整体急转型”的所有过程,也都成功了。前车之鉴,我们要学会快速国外成功经验,多听取他们的方法,结合中国国情,积极思考对策,改变思路,创立风险小且持续发展的新型产业运作模式,缩短中国产业转型必须经历的阵痛期时间。

目前中国纺织品的困境并非偶然,早在2005年之前,国际纺织行业就已经启动了削减中国生产,增加东南亚生产投资的动作,国际采购巨头更在早年的公司内部政策中,充分规划了全球生产体制的重新布局,让半数以上的订单撤离中国生产的公司中长期目标,特别是当年“中国+1”的国际生产体制的提出,及其在各发达国家采购商中的确立,为中国当今的产业恶化埋下了地雷,并注入了导致目前中国纺织生产业向反方向发展的人为因素,加速了中国在国际纺织行业地位的衰退。国外采购企业,谁会放弃自己的利润来真正在乎中国生产商的利益?

“哪里最穷,去哪里生产”,已经成为全球采购商们的统一口号。笔者曾长年在国外多家纺织品巨头企业担任生产开发和营销管理之职,亲眼见证了多年来发达国家纺织品采购商在各个国家相继“腐蚀”各国生产业的过程,所过之处,留下一片狼藉,上述困境可谓并非中国特产。

北美

美国国内的纺织生产行业早在30年前就成为了全球第一轮受害者,接着是加拿大、墨西哥、中美洲国家……哪里穷,生产背景就移向哪里。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的纺织品生产行业经历了中国目前的所有艰辛历程,最终各地的纺织业成为了夕阳产业,日落西山。等待朝阳再次升起,已经过了30年,直到今年美国才刚刚出现纺织品生产重返美国的趋势。中美洲成为当今美洲的主要生产基地。

亚洲

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韩国、马来西亚、中国等国家和地区,以及越南、孟加拉、柬埔寨等东南亚和南亚国家…… 这些国家也依次被列为亚太区域的主要产地,日本直到15年前还保有大量的日本国内纺织品生产背景,优衣库公司的中国生产启动了日本在海外的纺织品生产,到了目前,除了少数高附加值的专利面料和产品外,日本国内已经几乎没有纺织品生产了。台湾地区曾经是亚太区服装生产出口的主要基地之一,直到十年前还有生产,中国大陆生产的崛起没有给台湾纺织生产行业留下任何的生存机会,多数台商把生产采购背景迁往大陆。和日本一样,台湾地区在过去的十年里,岛内纺织生产业也受到重创,日落西山了。香港也曾经是亚太的服装出口中心,香港生产也已成为当年的辉煌历史,香港不再生产。韩国的大多数工厂都迁往中国,韩国国内的规模化生产背景也是一抹夕阳。马来西亚的生产在中国生产崛起后都受到了冲击。以孟加拉国为主,包括越南、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国家成为目前亚太区的主要生产基地。

世界的纺织品生产有“持续往后进国家移动”的特点,中国经历过移入,正在经历移出,所有那些发达国家纺织行业的辛酸历史正在中国重演。这个移出的过程光靠中国生产商通过降价,苦苦支撑来努力已经无力回天,经过7年以上的准备,国外采购商已经完全开发了东南亚生产的背景,完成了他们从中国向东南亚后进国家生产的转变,而这一切,我们中国的纺织行业直到今年才有真正的体会。而且这个转变短期内不会逆转。

东南亚、中美洲、北非的生产背景,事实上已经替代中国世界纺织生产工厂龙头地位。

孟加拉国劳动力充足,全国有半数人口以上从事纺织生产行业,纺织业为全国90%的财政收入来源,从业人口超过0.6亿人,每家工厂的平均工人都有1000~2000人,更有6万人的世界最大工厂,而中国最大的也只有3万人左右。他们的纺织人口数量和目前中国的纺织行业有的一比。每月人均工资为40~5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50~310元,是中国主流沿海生产区域工资的十分之一,由于纺织人口众多,社会起点较低,几年内生产人工成本的变化预计应该不大。童工现象严重,ZF管理不严格,劳动力充足。

综上所述,孟加拉国的生产成本在以上各方面的综合优势是中国纺织行业靠冬眠或者寻找内地生产不可比拟的,纺织产品的原料和加工成本占到了整个生产成本的80%以上,可以计算中国的成本高出了孟加拉国20%~30%以上。中国在纺织品生产国际产业链的地位已经不再是底层的生产环节,国际竞争能力明显处于弱势。

从国内生产来分析,中国的纺织行业的现状更不容乐观。纺织品生产的材料人工成本年年在涨,已经失去了作为生产国的主要优越条件,受此影响,外销出口在过去的一年里同比下降约40%,由于钓鱼岛主权争议,中国的纺织品出口主要国家日本的大多数企业已经做好了“脱离中国”的安排,另外,欧盟的壁垒政策,美国的全球优势,台商的大量撤离……所有的变化将造成今年的国外出口订单情况会更加严峻,从以往十月订货期的2013年销售的产品的打样情况来说,询单数量已经大不如前了,几乎所有的大中型日本纺织品销售企业都已经开始全部或部分撤离中国,并在孟加拉国开始生产和采购。此现象非常严峻,并非中国生产行业的起伏,而是一场不可逆转的国际生产龙头地位衰退的开始。据某权威服装行业研究机构推测,中国纺织企业的数量将在5年内减少到目前的30%。发展高新技术产品,内地转移生产等方法需要时间和投入,短期内阻止不了纺织行业大局的衰退,长期也改变不了中国纺织行业世界地位的下行。

从内销的角度来分析,所有发达国家的过往经验告诉我们,同所有发达国家经历过的情况一样,生产行业衰退后,“非产即销”会是中国在国际产业链中的发展趋势。“产”就是国内生产,“销”就是国内销售,意思是不在中国国内生产就会在国内销售。发展内销市场,这个也是国家政策为了保护纺织行业而做出的引导方向,内销市场的形成,会有大量出口企业转向内销,由于长期的国际出口生产,大多数出口企业的生产品质和成本比较适合国际产品,这些产品在进入内销渠道的同时,中国的纺织品平均品质水平会得到长足的提升,亦会形成一批纺织品的优秀品牌,促进提高中国消费者对于品牌和品质的普遍要求。与此同时,在保持国家不动用大量贸易壁垒进行进口限制的现状下,大量的国际生产的廉价优质的品牌和产品会从此迅速进入中国,为中国市场带来新的动力和阻力,提升中国服装市场的整体水平。大多数的进口产品将来自成本更低的类似孟加拉国等将来的世界生产工厂。

然而,中国内销市场的现状也不容乐观。今年由于零售商间的过度竞争,国内消费的市场承受力有限,内销市场的销量反而同比下降25%。在过去几年内,中国国内的主流服装零售企业都经历了过度发展的时期,大量的库存积压已经造成了国内主力连锁零售企业的最头痛问题。就全国多家主要大型运动品牌的目前情况来看,几乎所有的主力品牌今年都面临了股票市值下降,资金紧张,库存压力大,脱销滞销问题严重,国内生产成本与销售竞争成反比,生产销售环节配合脱节等问题。内销市场的过度竞争和前些年无节制的扩张开店,加上互联零售业价格血拼现象的迅速崛起,传统的品牌商面临了前所未有的销售危机。不少国内品牌也把生产转向了东南亚。

为了避免过度使用自有资金,降低风险,这些国内主流内销品牌企业都在寻找“少备库存,开发快速生产补货”的机制,同时减少往年大批量生产和产品库存的数量,正努力把生产订单少量化,多批次化,快速反应化,尽最大可能把资金风险,原材料风险,库存风险,周转风险转嫁到本来已经承受了国内外环境恶化带来的巨大冲击的纺织企业,同时也把这些压力间接地转嫁到为纺织企业配套加工的辅助行业,使得本来就不景气的印花行业更是雪上加霜。

国际国内行业气候的变化,已经让中国的纺织品进入了冰河期,然而恩惠中国多年的温暖气候正在移向东南亚地区。中国的纺织行业应该迅速认清国际发展的形势,改变我们被动的现状,积极开拓思路,在正确的引导下,努力改革行业在国际产业链中的地位,适应新的国际产业链对中国的定位需求,快速转变我们的生产模式和营销模式,变被动加工为主动营销,只有这样才有出路。

提倡高新技术救国,我们认为可行,但是世界不这么认为,这个是受到技术、时间、资金、人才、研发能力很多因素的影响的,即使开发出来了,也未必有订单。高新技术产品,售价高,成本对销售的影响较小,加上技术上的限制,中国从事世界高新产品大批量生产的可能性不大。目前各发达国家的高端产品回到各自国家“本土生产”的重现,如美国、中国台湾的纺织行业就可以说明问题。笔者不主张全国各个层次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都去搞高新技术,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个条件。

但是,不搞技术,又说要生存就要转型,但谈何容易,到底该何去何从?

三到五年后,中国的纺织行业会消退到只剩30%的企业,传统订单不再进入中国。目前的困境,是中国在从位于“国际产业链最低端被动加工”的地位向“主动研发,市场营销,开发中国,走向世界,提升产业链地位”发展的必经之路,目前也是绝佳的时机,对中国产业整体能力的考研和机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