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青海数千人盗采黑枸杞还敢暴力对抗民警

发布时间:2019-02-04 01:09: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青海数千人盗采黑枸杞 还敢暴力对抗民警

草原人民还是非常凶悍的,不过更应该关注的是草原的生态环境!

据媒体报道,8月27日凌晨5点多,天未亮,数百辆摩托车开着车灯,集结在格尔木市东西两侧的交通要道。这些摩托车每辆少则载着1人,多则4人,他们双手提着塑料桶挤在后座上,集结完毕后朝格尔木市周边的草原进发,目标是野生黑枸杞。

青海数千人盗采黑枸杞 还敢暴力对抗民警

据当地官方公布的最新消息,至8月26日下午5点,当地已行政拘留10名违法人员、刑事拘留12名犯罪嫌疑人。但直至昨天,盗采牧民草场中野生黑枸杞的行为仍在发生。

海格尔木野生黑枸杞遭数千人强行盗采,部分盗采者冲破草场围栏,扎伤守卫者并暴力对抗民警,12人被刑拘。牧民称无力守住草原,希望政府加强管理。

去年10月份,多数草场被牧民承包给承包商管理经营,承包商将草场围起围栏,试图保护草场,但数千盗采者仍然从8月12日前后,开始冲破草场围栏、大门,不顾牧民、承包商阻拦,强行盗采黑枸杞,有盗采者持刀扎伤守卫者、放火烧掉守卫者帐篷、对承包商的房屋进行打砸、暴力阻碍派出所执行公务。

对峙 “你一人能守住吗”

8月29日上午,在一名牧民的草场上,盗采者被驱赶的同时,正在和牧民讨价还价。

据了解,这名盗采者和周边村子近百人在一周前从民和县赶来,每人花了180元路费。他们当中,有人专门打听哪个草场的野生黑枸杞多,为了节省费用,他们大多住在亲戚家,每天凌晨4点多起床,和同伴一起搭乘当地人的摩托车,赶往野生黑枸杞多的草原,往返车费每人15元。

其中一名盗采者坦言,如果在一起的盗采者只有几十人,在牧民或承包商前来驱赶时要尽快躲避,但如果盗采者人数众多,就无需理睬。

据介绍,他们在这里每天平均能摘3斤野生黑枸杞,每斤能卖到80至85元,卖给当地黑枸杞收购商。

在遇到牧民驱赶时,一名自称“一个就能让草场上80%的人撤走”的男性盗采者称,盗采者主要来自格尔木周边的化隆县、民和县等地,以及甘肃、四川、河南、陕西等地。他称,“他们这些人有的以前放牧,现在都不放牧了,全部靠枸杞”。

他直言,仅靠牧民无法守住草原,“老板(承包商)几十、几百个人都守不住草原,你一个人能守吗?果子你能守得住吗?”

“守不住也得守,我们不能为了利益出卖草原”,牧民回应称。

该盗采者提出要求希望能与该牧民合作采摘,并提出两个方案,要么允许他带人进草场采摘,采摘的果子给牧民,牧民每斤支付40元,要么由他带人,每人每天支付牧民100元,牧民允许他们从早上采摘到晚上。但在对话中牧民始终未同意,称还要回家与家人商量。

盗采者称,他们中有来自青海、甘肃、河南、陕西、四川等各地的人,“我认识的这些青海的(盗采者),现在都只要黑枸杞,不摘红枸杞”。

对于来此处盗采野生黑枸杞的原因,该盗采者称

青海数千人盗采黑枸杞还敢暴力对抗民警

,“这个东西很值钱,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家里原来是放牧的种地的,但现在什么都不做,过来靠这些枸杞生活”。

但目前盗采者不仅有外地人,就连部分承包商雇用的员工,在被盗采者的大队伍吓走后,也加入了盗采队伍,草场附近村庄的村民也加入盗采行动,牧民和承包商非常无奈。

男女老少涌向草原 盗采者对野生黑枸杞的抢夺已经持续近20天。

格尔木市区白天人流量不大,但最近几乎每天凌晨5点左右,都会有大批摩托车、面包车从市区出发。满载着手持塑料桶、夹子、剪子的人,在行驶一两个小时后,到达市区周边的草场。草原边上,他们少则两三人,多则数十人地往前走,男女老少都有。直至早上7点多,还不断有盗采者搭乘摩托车往草原进发。

这些盗采者并非盲目地选择采摘野生黑枸杞的草场。一名男性盗采者在与牧民交流时,自称打一个就能让数百盗采者离开草场,他称,来自不同地方的盗采者之间都有联系,他们会互相通知哪个草场的野生黑枸杞多一些,盗采者就会蜂拥而至。在8月10日到12日之间,有数十人到草原来,“他们来我们这里看野生黑枸杞,我们一赶他们就走了”。多名草场承包者据此推测称,这些前期盗采者类似“探子”,打探野生黑枸杞的分布及各草场的成熟程度。

多名牧民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称,虽然野生黑枸杞在草原上一直存在,但他们此前并不知道它的价值。2008年年中,当地农林科技工作者在对柴达木野生枸杞品种资源的调查中,发现了这种珍稀的野生黑枸杞,检测后发现野生黑枸杞的药用价值大大高于普通枸杞,因此被誉为“软黄金”。

此后,有福建商人看准了野生黑枸杞的商业价值,媒体也开始介入宣传野生黑枸杞。

格尔木郭勒木德镇的草原上生长着很多野生黑枸杞,主要在牧民的草场内。牧民介绍,政府在1994年前后给牧民分配草原,确定牧民每家的草场范围,1997年给牧民发放了《草原承包经营权证》。虽然牧民之间确定了草场边界,但草场之间并没有明显标识或阻挡物。

草原广袤,但牧民清楚地知道各家草场之间的界限,知道自己应该在相应的季节如何利用草场、如何让草场休养生息。然而,这里有“软黄金”的消息传出后,很多人都想来这里“淘金”。多名牧民回忆,外地人开始来这里盗挖、采摘野生黑枸杞是在2011年前后,最近几年人数越来越多。

“草原太大、牧民太少、盗采者太多”,牧民如此总结无法抵御盗采的原因。在郭勒木德镇的阿拉尔村,牧民阿图(化名)家有1万多亩草场,长着很多野生黑枸杞,但平时仅有几人看守,且因草场太大,牧民用来看守草场的房子之间的距离太远,几年来也一直被盗采。

多名牧民称,去年下半年,政府出台措施,允许牧民将草原承包给承包商,他们就在10月份将部分草原承包给承包商。“我们自己守不住,也采摘不过来,只能往外承包,你把我的草原管理好,里面的植物不能被破坏。”渔水河村一名将草场承包出去的牧民说。

为了便于管理、更好地保护草原,承包商将草原周围围上铁丝,希望能阻挡住盗采者。

现状 为盗枸杞打砸抢烧

然而,面对数百乃至数千名盗采者,铁丝形同虚设。

8月14日早上8点,渔水河村靠近柳格高速公路的一处草场内,有约50人推翻铁丝,强行闯入草场。该草场承包商张廷茂和其他近10名看守人员发现后,立即赶来劝阻,“刚开始他们不听,我们说我们的,他们采他们的”。张廷茂说,盗采者向他们要中央、省、市的手续,来证明这块草场是他们承包的,“虽然我们有林业部门发放的《草原承包经营权证》,但他们不认”。

两个多小时后,有30多人被劝离,但仍有10多人不听劝继续采,张廷茂等人抓住他们的桶,想把盗采者拉出去,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名看守者感觉左后背被戳了一下,以为是对方用采枸杞的夹子戳的,但回头却看见有一名盗采者手里拿着一把长约20厘米的刀,伸手一摸,背上都是血。但这时,持刀者还在追赶其他人,又有一名看守者右手手心被划伤,左上臂被扎伤。见状,其他看守者立即赶来,合力将行凶者按倒在地上,“其他男的都跑了,但女的却开始围我们,对我们拳打脚踢,我们也没法打她们”。

数十分钟后,警方到场,将行凶者带走,其他盗采者才离开。从8月15日到8月21日,张廷茂的草场没再来盗采者,但其他草场却一直在被盗采。

8月17日凌晨5点多,在阿拉尔草原,牧民阿图和父母还在睡梦中,就被路边的摩托车噪声吵醒。他们一家人透过窗户,看到路上至少有70多辆摩托车经过,每辆车上都有三四个人,还有20多辆三轮摩托,上面都坐着10多个人,从南边路过他家向北开去,“至少有700多人”。

接下来的几天内,周边的金鱼湖、渔水河草原也先后遭到冲击。

在8月18日、19日两天,先后有20多名、70多名盗采者试图进入金鱼湖草原,均被牧民劝离。20日早上,数百名盗采者再次赶来,用石块砸伤1名看守者,冲破新建的铁门及铁丝,开始肆无忌惮地盗采。

22日晚,阿拉尔一处草场的承包商周先生在连续被盗采两天后,找来挖掘机连夜将大门内的路挖断,与门两边的沟壑形成一条深1米多的长沟,试图以此阻止盗采者的摩托车。这更加激怒了盗采者。23日,数千名盗采者将大门推倒,跳过长沟,跑进彩钢房内,抬了多块床板,搭在沟上,摩托车仍然冲进了草场,彩钢房窗户被砸,房内的100多个塑料桶、100多个夹子,存放的方便面、矿泉水也都被抢。当天,该草场内的摩托车排了近4公里长。

此外,这些草场中至少两处帐篷被盗采者烧掉,多处草场的彩钢房玻璃被砸,屋内物品被抢。

多个消息源显示,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在劝退盗采者时,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

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者称,“(21日、22日)我们刚开始去的时候政府只让劝退,不收他们的枸杞,只收夹子,但后来收夹子的时候就差点被打,还有派出所的警车差点被掀翻”。

前述匿名知情者还称,仅22日当天,他们在市区通往渔水河草原的路上就数到了700多辆摩托车。一名格尔木某机关工作人员说,“连政府都管不住,这些人就好像到他们家了一样。我告诉我们村里的人说要先自保,不要跟他们起冲突”。

27日凌晨5点多,京华时报在格尔木市区东西两侧通往草原的交通要道看到,至少500辆摩托车陆续集结,从6点多开始先后向草原进发。摩托车上坐着多则4人,少则2人,还有数十辆三轮摩托车、面包车上坐着约10人,他们均带着白色塑料桶或铁盆,以及采摘用的夹子。

多名牧民称,该现象已持续10多天,至昨天仍有大量盗采者涌入格尔木市区周边草场。

标签: